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北礁:面壁而立(组章)
    北礁:面壁而立(组章)
    • 作者:北礁 更新时间:2022-09-08 02:28:35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097




    ◎返璞归真




    从大树到小舟的过程
    漫长么?如果让小舟重新回到大树
    就会明白暂短长于瞬间




    ——北礁的诗《漂洗大树的轮回》





    铜钱,中间带方孔的那种。墨绿色的锈迹,伤疤斑驳,却没有疼痛。
    蒙蒙彰彰,行走在麦田。深思熟虑的季节来得有些早,以至于有些迟钝的叶片也生出一行绿锈。
    铁轨。拉长着沉重的线条,一把现代化的尚方宝剑,把田野辟成两半,分解沉重,兼顾双肩。
    躺下了。不用担心一节节车厢会被颠覆,你的身高,距巨铲的高度相当遥远。
    巨大的轮子逼进,回归的梦行将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踩踏,瞬间让铜钱回到了三孔刀币。






    ◎月亮,从未点亮过




    混浊对视着混浊
    视线反倒越来越清晰;奇妙
    幕布,深藏一个掌控闭合的开关




    ——北礁的诗《剪不碎中秋夜那片云》





    一根火柴熄灭;两个火柴熄灭;三个火柴熄灭;全部火柴熄灭……
    月亮,依旧深藏在后面,为黑幕的壮丽撑腰。
    积木。城堡的顶部,跳动着一股蓝色的火苗;微光属于过去,过期的微光怎能照亮今夜大地,烧毁黑幕低垂?
    忽然——
    我意识到:中秋的夜贴着双面胶,一面沾着遗憾,一面沾着忧伤
    我意识到:月亮的能源已经被黑夜吸干,我的微光怎么能把月亮点亮?
    我意识到:风都学会了投机钻营的奸猾,愿意得到附着黑幕的实惠,轻轻吹灭着我仅有的那点微光。
    借一点智慧的光,我不再去点月亮的痴情,宁可点亮猫头鹰眼神的浓绿。






    ◎跋涉




    一边盛赞河流的婉约,一边
    夸大其词架设独木桥
    陌路,该采用哪种动物的方式行走




    ——北礁的诗《用脚戳穿虚伪的层面》





    香风。咬住屁股的温存,倾尽全身气力,抖都抖不掉……
    跨越一座石窟,一座土城楼,距离索索草还有一段长度,她自己却溜掉了!
    驼峰泄漏的水滴,散落成省略号的印痕,另类的泪,毫不吝惜地留给大漠戈壁的未来。
    我深知,这点点水滴不可能唤醒大漠之魂。一条条风沟,一缕缕沙峰,不断变幻着走向,踩在大漠思索的痕迹上,心中那片绿洲冉冉升起……
    香风不能替代绿风,沙砾有沙砾的乐趣,如果把一种跋涉当作摊派,强加给自己,胡杨树的轰然倒下只是时间问题。
    驼峰。水就要漏干,索索草没有一点倦意。遥望前方,为虎作伥的风已亮出白旗。





    ◎苦恼人的笑




    被霜冻抽了一巴掌
    麻木的面颊进入升温的程序
    说不清冷好,还是热好




    ——北礁的诗《无所适从》





    砂子,被风卷起的时候,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闯进一个敏感的禁区,竟常产生江洋大盗的劣迹。
    眼睛,不相信砂子;
    乳罩,不相信砂子;
    踏破千山万水的鞋子,无奈耸肩,也不相信砂子……
    不能说我的笑有伪装的倾向,《笑比哭好》,唱了多年,我并不知晓里面包含多少层信息。有人告诉我,蜗牛的牙齿超过两万颗,当数完蜗牛的牙齿,我的心是否已经老死!
    看着风筝越飞越高,没有人怀疑笑声的折扣性;随着朝太阳的接近,风筝线,力不从心的感觉不断加剧。钓鱼人,总想把线甩得最远。两种方向,酝酿着两种不同结局。
    风筝飘向远方。我的笑也没有折扣。飞走,不见得都是坏事,新的蓝天或许不再有砂子!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