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高专:往事(外三章)
    高专:往事(外三章)
    • 作者:高专 更新时间:2024-06-11 09:31:0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559


    掀起落尘的竹帘——时间的碎片,晃眼堆起厚厚的秋叶,积成绵软的雪野。

    被爱之生死拉伤的情感,实难重展昔日嫩叶的风姿。它如唐代松柏——在沧桑的花朵数遍枯荣后,面对欢爱的鸟语,草丛中翩翩相随的粉蝶,言语之路已被沉默横堵。

    秋天摇落金黄的叶片,日月映照生命的木纹散为圈圈涟漪。

    如木舟从大地之手滑向水域,当我俩续续松手——轰然倒向分离时,你的一切便像卷动的风沙,藏进了我脑中的某部分。

    只要是梨花吐香、落雪飞寒的日子,便扯痛我的记忆……

    也曾想用刀把想你的部分从脑中剔除,果能如此,世界断不会再有许多似情淋漓的黄昏。

    常感到流着簌簌热泪,你壁立我身后,高高举着鞭子,不应允我有稍稍停歇;总觉得满地的碧花都是分别时你孕怀愿望的眼。

    如影变动的人生,我的早晨黑暗林立时,你便如鲜红的太阳飘然而来,普照我,让我在潮涨的泪水里幸福、发抖。

    太阳缩回了光芒的手。时间之河逐日加宽,我俩渐成两岸,河面上星月闪烁,低飞的天鹅在径直追逐桔红的光亮。

    拨开心潭上严实无隙的叶团——哦,往事依旧热腾腾的。

    夜用静谧为人们铺开温香的床,当我失落的生命都长成观赏的花卉摇曳路旁,那时站在痛苦之梁和块块夜色筑垒的高塔上——片片白云擦拭着我满是尘埃的脚,滚滚群山已成为我眼下粒粒的石子。山的概念正涓涓雪化,我的目光扫过的地方——灿烂的黄花如水漫过无色的大地……

    轻轻抚摸着湛蓝的天空——在这没有边际的画布上我缓缓作画,画出的小鸟轻快地飞向了辽阔的草原,画出的火纷纷滴落人间燎烤着的皑皑冬夜……

    我的幸福投下的影子——从此遮暗了那些专爱砍杀阳光的人。

    那时,香红的往事已长成荫荫梧桐。

    林外,花香嚷嚷;林内,住满了双双对对的画眉和玉鸟,它们的鸣叫声散发着阵阵阴凉……


    别后


    春风卸下冬叶。燃烧的花群缩小着大地的荒凉。

    带着阵阵的依恋,你走了,像淡淡的阳光沉入黑暗,你被扔回了无奈的往昔。

    没有送别。没有泪语。

    碧蓝的溪水滋润着枯裂的花树,我俩相悦在绵绵爱雨中。

    还未用温温的爱之手帕揩去你心上层层的伤痛,日月的相离已形成。

    你走了,天鹅的影子从此低飞我的眼前。

    我躺在茫茫回忆中——

    微风拂柳时,总喜欢静坐你坐过的地方,重温那撩人的温柔;梧桐般站立在你走过的路旁,细细回想你摇曳的步态……

    一天天,浓郁的相思胀裂着我整个的身心——迎春花肆意开黄了大地。

    黄昏,我朝着西沉的夕阳走去,竟多情地认为每前行一步就接近你一步,就能感到你身体的温暖,嗅到你温馨的气息……

    其实,我的心正彻底向着阴森的大海沉去,一时已无力用爱的光芒去照亮别人苦难的角落。

    孤独的奋进中,当片片阳光如流云离去,甚至没有一句温暖的话语触碰我时,我你还能向我投来欣悦的一瞥。

    作为男人,我的眼中飘起了濛濛泪雨。

    此情,此意——纵然还是相离如日月,岁月已无法使之淡薄。它将在我漫长的生命里泼下年年花香的记忆……

    谁能否认,光秃的树干中,孕育的花朵正无声地走向枝头。

    紧闭之门豁然迎接朗朗的晨曦,只要,只要你不躺卧在无边的芳菲里,让柱柱阳光烤干你身上的潮潮黑暗,只要你心的足步溅起的不是幸福的涟漪,命中注定,我将从此失去安眠——在每一个白天和黑夜。


    雨过小楼


    雨以急促的脚步,嗖嗖嗖闯进夜的寂静,粗心中惊醒了刚刚入睡的我。

    我独立小楼,潺潺的雨声淹没了一切,如潭水浮起草叶,心中又浮现出你……

    太阳透过乌云,向沉沉大地泼泻万丈的光焰。在那些盛满蜜汁的日子里,看着苦涩早早染上你娇美的睑,紧锁的眉梢压弯了你的步履,真情愿你的一生伴着融融霞光徜徉在微风摇曳的花朵上。我呢,欣然挑起你所有的不幸。

    然而,面对昙花般凋谢的时光,纵有万般情意,也如把全部生命倾注于蓝天的雄鹰却没有翅膀,痛苦是溺人的。

    离开你,又步入了你的影子、你的笑容布下的折磨中。我惶惶不敢独处,更不敢面对你的方向,愿望的目光一次次断裂入无望的涛海……

    纷飞的落叶击晕行人的头,深冬的林野漫卷起红红的热风。获得幸福或为别人付出痛苦同样是艰难的。为你,我的眼前曾矗立起冷冷的幻影,像不化的皑皑雪山,可难道仅仅有爱,幸福就会像暖暖的春水奔涌而来?

    在这濛濛的雨夜,本该让你倦依我胸前,甜甜地睡去,趁你睡去把你仔细端详,猜猜你的心事。

    此际,只要你倚偎小窗前,多渴望变成这场雨在你不备时洒遍你的全身,让我在你生气的擦拭中度过这难得的夜晚。

    寒意钻进小屋,把小孩的手轻轻抬入被中,替人们盖严了被子。雨还在哗哗下着,如我心空漫漫的思念。


    夕阳小屋


    时间散发着淡淡的忧郁——

    灿烂的夕阳下你翩翩离去,在我眷念的血中,潜入了爱的小屋。

    欢乐随你,彩蝶一样越飞越远,渐渐地,我的心积满了黑暗。

    为何,相逢之脚尚未站稳,向我们频频微笑的已是黄昏,难道错过了生命中——暖风沁人的季节。

    曾联想,让你在我才情的花园里饱饮爱的芳香,用我血染的小舟载你游遍世间的青山绿水。

    ­­——静默中,我俩等待着春天在眼前朵朵怒放。

    ——温暖的海边,我俩遥望着硕大的红莲从明蓝的海面柔柔升起。

    事实上,我恰似一轮孤月,尽管银色的光华洒遍大地,却漫不进你的窗棂,只能遥遥聆听屋内撕心的呻吟。

    你是朵含苞的花,愿望缤纷如花瓣,可终究只被剥开可数的几瓣,便再无浇灌的人,而你还得维持这无边的枯寂。虽说春天又在树梢揪心地响起……

    爱情的阳光烘烤着我,只有我才能剥开你梦的花瓣,对你永如夏天清凉的水。

    已没有什么能威慑我迈向你的脚步。

    这个世界,当外面冰封雪冻时,惟有归宿的巢穴还暖意点点。徘徊许久的我,何曾不想走人,从此共枕良宵。

    可谁能预知明天,我的誓言又怎能担保——当你熟睡的面颊泛起甜蜜的笑靥时,我会拒绝飞往昔日终止奋斗的路旁,默数着别人铺满鲜花的足印蔓延成阵阵掌声,我却只能撒两把愧叹的黄花。

    也许,人的身后都支撑着一棵无形的树。要知道,我是只喜欢在万千花树灼灼吐艳的山巅停歇的人。

    还能为你分担些什么呢一一用我生命的双翅。

    为你,我只有把心拓展成茫茫大地,无论你在哪儿,怎么走,我都能掂量出你内心的欢乐和痛苦,而在你过河时,化成一座沉默的金桥。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