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麦子的利食
    麦子的利食
    • 作者:杜官恩和宋红莲 更新时间:2023-08-24 08:49:2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5592


    麦子是他父母的老幺,他吃奶吃到快要上学,还没有隔下来,导致他有了一种根深蒂固的奶瘾。他母亲也没有成心想隔,隔奶,母子都很痛苦,母子都要掉一身肉。他母亲说,反正后面没得孩子生了,就让他吃吧,多少还可以补一补身体。由于时间太长,他母亲基本没有奶水了。麦子只是想过一下吃奶的瘾,有一口无一口都行。


    倒是麦子的二妈刚生了一个小姑娘,奶水充足得要用搪瓷缸子挤出来倒掉。也没有浪费,是倒在猪食槽子里,大猪小猪抢着喝,抢得打架,打得汪汪乱叫。


    麦子站在旁边,看得眼珠子发光。


    有两回被二妈看到,二妈搬弄起鼓鼓的,像两个皮球一样的乳房,问,“麦子,你想不想吃?你想吃的话,二妈就过来喂你。”


    麦子怕丑,麦子说“不吃”,麦子转过身就跑开了。


    麦子跟他母亲说:“二妈要我吃她的奶,我没吃,我跑回来了。”


    麦子母亲说:“你做得对,你吃了别人的奶,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了。”


    从此,麦子经常拉着他母亲干瘪的乳房,过了一遍瘾后,会盯着二妈的胸前看。看二妈胸前的衣服一湿一大片,隔着老远就闻得到一股奶水的乳香味,香得他直往肚里咽吞冷涎水。


    有一回,麦子的父母不在家,二妈朝麦子喊,“麦子,快过来,二妈喂你奶吃。”


    麦子说:“我不来,我不吃,我妈不让我吃别人的奶。”


    二妈说:“你个傻孩子,你二妈又不是别人?再说,你妈不在家,看不到。你不说,我不说,你妈怎么会知道呢?傻孩子,快过来,免得我用搪瓷缸子挤,浪费。”


    二妈说得有道理,麦子站住脚,没有跑开,他犹豫着。


    二妈见情,唉了一声,自己走过来,搬了一把椅子在麦子面前坐下,撩起胸前的衣襟,露出了两个白净净的、胀鼓鼓的、筋爆爆的乳房。


    二妈拉了麦子一把,麦子顺势匍匐到了二妈的腿空里。


    二妈很熟练的用手托起乳房,从两根手指缝里挤出浑圆浑圆的乳头。这乳头比麦子母亲的乳头,颜色要淡,颗粒要饱满,充满了强烈的诱惑力。


    麦子没有扛住诱惑,呶嘴凑了上去。麦子没使多大劲吮吸,奶水便像小溪一样,不断地流进他的喉咙里,居然能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


    二妈说:“慢点吃,别呛着了。”


    麦子毕竟是个大孩子了,很快将二妈的乳房拉瘪了一个。二妈调换了一个,也没用多大会儿又拉瘪了。


    麦子吃完奶,慌忙跑开,他怕母亲发现。


    二妈一边用双手圈圈地搓揉乳房,一边呵呵大笑回屋去了。


    傍晚,麦子的母亲回来,准备喂麦子,“过来,吃奶。”


    麦子远远地看着母亲,没有过来。


    他爹说:“孩子大了,怕丑了,不吃你的奶了。你那个奶水还有营养吗?还有什么吃头?”


    麦子母亲不高兴了,“不吃算了!”


    麦子是要断奶了,能够自然断奶最好,母子都好接受。


    有一段时间,村里来了一个唱被窝戏的男人。看眉眼,看劲头,年纪不大;但胡子拉碴,一头乱发,又像是一个老头。


    不管他年轻年老,不影响他的被窝戏演得好看,唱得好听。锣鼓一响,就能吸引一批大人小孩前来观看。


    被窝戏,一人一担可以挑起走,随时随地可以支楞起台子开锣演唱。它只需要一米见方的地儿,扁担朝一条板凳中间一插,竖起来撑起一块布顶,四周用两条床单一围,戏台就成了。再往里钻进一个人,举起一个一个木偶就可以唱本头戏了。被窝戏剧目多是古代的一些帝王将相的风流韵事,花边杂闻,时常逗人笑得前仰后合。


    麦子是看不懂的,只是觉得热闹,开心,好玩,好混时间。


    唱被窝戏的也不要钱,只是在戏台前面放一个小箩筐。有米的给半碗米,有菜的给一颗菜,称为利食,比乞丐上门讨饭强一点。看戏的人,都很直巴,绝不会看戏过后不给利食。麦子每看一回被窝戏,就在米缸里抓一荷包米带过去。


    这一次,唱被窝戏的天天来。麦子天天在米缸里抓米,抓出了一个大坑。


    母亲对着麦子发火道:“老子天天省吃俭用,你倒好,天天跑去看被窝戏,跟老子把一缸米都抓完了。被窝戏是吃得饱呢,还是喝得饱?不许去看被窝戏了。”


    没有利食可出,麦子就只得远远的站着,望着唱被窝戏的方向,听着唱被窝戏的声音。


    麦子的二妈看到麦子可怜巴巴的样子,问他,“你怎么不去看被窝戏了。”


    麦子说:“我妈不让我去看了,说我把米抓光了。”


    二妈说:“那二妈跟你出利食,你去看吧。”二妈拿来一个鸡蛋往麦子荷包里塞。


    麦子捂住荷包,“我不去看了,我不能要二妈的鸡蛋,我妈会打我的。”


    二妈说:“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你还想不想吃二妈的奶了。”


    二妈的奶,有一股不可抗拒的魔力。麦子的脑袋嗡嗡作响,注定是奶瘾又上来了。


    二妈也看到了麦子的状态,不声不响地喂麦子吃了一遍奶。


    吃完奶,麦子高高兴兴地去看被窝戏了。


    有一天,麦子在屋里睡觉,睡到半夜,被父母屋里说话的声音弄醒了。麦子起来屙尿,顺便朝父母屋里瞄了一眼,他看到二叔来了。


    看样子,二叔和父母谈过很长时间了。二叔抽烟,满屋子里都是烟味,并从门缝里往外挤出来,呛着了麦子的鼻子。麦子接连打出两个喷嚏,响声差一点把屋顶都掀翻了。


    这时,二叔站起来,说:“我先回去了。”


    二叔开门出来,摸了一下麦子的头,说:“小子越长越结实了啊?!”


    第二天,麦子发觉,父母脚跟脚手跟手地盯着他。麦子没有机会吃二妈的奶了,也没有机会拿二妈给的利食去看被窝戏了。


    麦子也觉得,二妈天天拿一个鸡蛋来怂恿麦子去看被窝戏,好像不正常。鸡蛋好金贵哟,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吃;只有家里来了尊贵的客人才打一碗鸡蛋茶招待;那有天天往外拿的,又不是有很多鸡蛋!


    晩上,麦子的母亲问麦子,“你还吃不吃奶的?”


    麦子说:“不吃了。”


    麦子说是不吃奶,但他的奶瘾不是一时半会那么好隔下来的。他的脑袋一旦嗡嗡作响,他的眼前就老是晃动着二妈胸前的那两个圆鼓溜溜的乳房。


    终于有一天,那个唱被窝戏的男人走了,不在这里唱了。奇怪的是,二妈也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还带走了不足一岁的女儿。


    麦子的父母听到消息,双双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一个脸上发黑,一个脸上发白。麦子的母亲对麦子说:“你害死你二叔了。”


    麦子委屈地说:“这与我有什么相干?”


    麦子的母亲说:“从今以后,你就不要再想吃奶了。”


    麦子听说没有奶吃了,心里掠过一阵惊慌……像一阵轻风拂过小小的池塘,泛起一阵微小的涟漪。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