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于贵锋:就这样连在了一起(组诗)
    于贵锋:就这样连在了一起(组诗)
    • 作者:yuguifeng 更新时间:2022-09-19 01:49:37 来源:于贵锋的雪箱子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388


    无题


    对得起生活吗?不知道。
    真的生活过吗?不知道。
    敢站在生活的面前吗?不知道。
    和生活拥抱过吗?不知道。
    和生活相撞,疼不疼?不知道。
    闻见过生活烧焦的味道吗?不知道。
    看见生活被拖着走吗?不知道。
    行李箱和身体加起来,能装下生活吗?不知道。
    生活有风格吗?不知道。
    生活有多重?不知道。
    生活长得好看吗?不知道。
    认识生活吗?……别问了。躲在
    暗中,一个劲不停地问,这算什么呀。
    不管是谁,求求你别问了。每一个问题,
    都漏洞百出,别用混乱假装
    深刻了。何况,年过半百,
    答案依然只有一个:
    我不知道生活长什么样。我什么都不知道。


    无题

    ……埋着时间的唯一记号也失去了。
    我知道这样我的根会没了,但从根上
    挣脱,似乎是我一直在做的。八月,
    最迟九月,山坡和地埂上会长满野菊花

    另一条根从母亲的心里伸了出来
    十字架在院子里获得足够的养分。仿佛
    爱变成了借口。而母亲一边祈祷,
    一边和父亲一起,在酷烈的阳光下劳作。

    为美好生活让路的,不只有院子里的
    梨树、苹果树,还有后院的杏树和桃树。
    还有比梦更强大的力量将院子缩得更小。

    院子里依然住着父亲和母亲。除了暴雨,
    除了老鼠在顶棚的跑动,和芍药
    在花圃里开放的声音。一切都安静极了。

    雨后泥土上长出绿苔。它的根是雨水吗?
    多久我没有回去了?高铁一小时二十分钟
    和疫情三年,或者更深的疼痛紧紧缠住我?

    一直用母亲的视频来安慰,一直担心沉默
    太久的父亲被沉默彻底困住。在心里
    一条条根忽然狂奔,像一群亡命的野兽


    无题

    站起来,看见了高出楼顶的山头。
    黑铁一样的山头,它的背后是
    白色的虚空。━━然后又坐下,
    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记得。
    过了一个半时辰,站起来
    黑铁一样的山头,像一个新的发现
    让他禁不住称奇。━━然后,
    他离开窗前,在其他房间转了一圈
    什么话都没说,又回来,坐下。
    仿佛他有比惊奇更重要的事。


    无题

    一枚枚石榴,在由黄变红,变大。
    一颗颗枣子,还在发着光生长,
    一点点饱满。一株西红柿上,五六个
    小而浑圆的黄西红柿,躲在叶子的下面。
    ━━小区门口咨询封控政策折回,
    在一楼的小院子前停留了一阵。这些
    植物和果子,都是别人家的,它们
    越过木头架子和铁栅栏,或直接
    就靠墙坐着,让我们看。听到赞叹声
    一位老人出来,看了一眼,笑了笑。
    最喜欢一盆吊竹梅━━新出现也是
    新认识━━绿竹叶画在紫竹叶上,
    或者,绿竹叶正在从紫竹叶里长出来;
    或者,绿竹叶长着长着就长成了紫竹叶
    紫竹叶继续长着心里想起了绿竹叶


    无题

    忽然想起,吊竹梅原先养过一盆。
    靠近盆口的紫叶容易干,一碰簌簌响。
    茎长得很快,一些铺在窗台上,一些
    从窗台沿垂挂下来,━━忽然就不长了。
    去年七月下旬开始,我们忙自己的事,
    家里的花花草草疏于照顾。
    吊竹梅,不,吊竹兰一直
    萎靡不振,就连根扯断扔掉了。
    它好像一直没开过花。
    在家里养了多长时间,也不记得了。
    要不是昨天看见的吊竹梅,蓬勃,新鲜,
    似乎再也不会想起。似乎
    它未曾出现在我们的生活。柔软感觉,
    惊奇长速,和散垂的美,都像不能
    抓住的幻觉。似乎,它真的不曾存在过


    无题

    高于马拉松公园的一条槐荫路北侧
    几棵木槿开得欢快、自如、娇艳
    仿佛专门等在这个刚刚解封的早晨
    纠正上月我对它的印象。处于酷暑、
    疫情,以及大河之畔、马路之旁
    构成的一个复杂环境中,它怎么能够
    单纯地活着呢?或者,一个多月
    所有的事物都忙着去解决自己的问题
    忘记了它,也不再有什么期许
    它反而按自己的心思活得朝气蓬勃?
    我停下来,看了有十几秒,
    紫色的花朵微风中动一动,继续开着


    第二次复查

    每个环节、每个细节
    坚定地对我的陌生感
    提出质疑……遗忘
    就像关灯,而医院里
    白天也灯火通明。在
    复查她的各项指标的
    同时,对我的情绪和
    记忆,也在复查。
    我们等待着结果
    就像等待命运的判决。
    原谅我们那么害怕,
    作为小人物从未学会
    以大人物的口气说话

    无题

    穿过家具市场底部的南河道
    南侧是图书馆,和紧挨它的
    劳动服务市场,北侧是━━
    蜀葵、防风草、苜蓿根等
    都被清理掉,不知何时
    移栽一排木槿,从水泥护坡
    开辟出来的平台一直延伸到
    下一座便桥。持续的高温
    暴露了本就直露的目的━━
    花朵与叶子互相比着蔫软
    像语言缺乏弹性内里又不够
    坚韧,没有阴凉带着影子
    贴近地面,或悬停在头顶
    干白的土,干白的土呀
    灼烫出荒凉,紧密而不散


    夏日之歌

    槐米,槐花,绿槐籽
    在高处完成着自己
    完成着国槐又一年的梦
    并带来夏日生长之美。
    封闭一个月之后
    从一排排槐树下走过
    他发现更盛大的事:
    蚜虫和槐蜜混合
    黏住一些细小的槐花,
    槐叶,湿黑地面,
    和脚步一起欢快地歌唱;
    甚至离开后
    脚步依然响亮地唱;
    直至到了一家医院,
    护士还在找歌声的源头



    就这样连在了一起 
     
    某某拍了拍她的肩膀
    但被她踹了一脚。
    “我怎么拍的呀?”
    好玩的网络,和
    网络语言。更好玩的是,
    这个群里的
    一群人,一个接一个
    “拍了拍某某”。
    每个人的动作都被记录。
    这些记录,勾画出
    一个纺锤形瓶子的形状。
    另一些人
    什么都不说,什么
    都没有做,和我一样
    保护了瓶子的完整性
    保存了这个闷热的夏天
    一瓶子的快乐。
    一定有人正给瓶子灌水
    一定有人
    已插上自己喜欢的花


    擦刀

    不触及瓤,切一块瓜皮
    擦拭着刀。仔细,从容
    犹如完成某种仪式。
    半辈子,切了也吃了
    好多瓜,但从未这样
    擦过刀。小时候,每次
    吃瓜前,父亲都这样做
    缓慢,认真,我们
    围在一旁等不及。今天,
    忽然就这样做了。边擦
    边回忆着父亲的动作。
    瓜味如此纯正,和
    想的一样。清水洗过的刀,
    锃亮,恢复刀的味道


    穿过马拉松公园

    封闭月余,空无的躯壳
    终于可以穿过马拉松公园。
    步履虚浮,在晨曦中摇晃。
    但迎面而来的目光
    都带着善意。八宝花的
    细密、朝气,金光菊的
    金黄和黑蕊,大麻叶子边缘
    锋利的锯齿,以及牵牛花
    阳光中紫色轻盈的透亮……
    新鲜的空气将它们研磨成
    一味吸入肺腑的药,而阴凉
    像药引子打开了空阔。
    再有两三次,就可以痊愈
    我一直这样想着
    来到了另一个早晨
    公园里那些美好的事物
    去诊治新的病人,而我
    元气充沛,大河正穿过人间


    无题

    雨后。杂草长出地砖缝,
    鬼针草叶举着一颗颗水珠,
    蔷薇横斜出一枝粉红,
    洁白的一朵朵小伞撑起
    鹅绒藤的腰肢。生机
    都很具体。尤其是一大群
    不戴口罩的蜗牛,不知
    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在
    绿化带旁一长条花岗石路上
    或大的领着、背着小的,或
    几个一堆,热情地说着,
    分泌物太多了,它们移动得
    都很慢;有一只在
    紫花地丁的叶子上,有些孤独
    但还是侧耳细听……是不是
    顺着昨夜的雨水来的呢?
    路过的人类,一个一个在惊叫
    一边拍录一边把消息告诉
    房子里正后悔的人。雨又
    下了起来,像是把欢乐要持续……


    秋英颂

    在总体的悲哀中寻找快乐
    我为他悲哀,也为他高兴
    我看见在初秋的早晨他向
    秋英学习,然后变成秋英
    然后进入一大片秋英
    在微风中,在大河的岸边
    在一只彩蝶的引领下
    投下光与影
    那美的,明亮的,起舞的

    2022.8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