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张耳:无法开始(外一首)
    张耳:无法开始(外一首)
    • 作者:张耳 更新时间:2024-05-27 08:35:4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738


    这些众多的变数走下情怀的台阶

    亲爱的塞纳河畔意味着

    我终于能全部收拾,而不必要

    在走地鸡或凤凰歪仔之间舍取

    夜航,和爱你的新鲜。游船上

    复杂红酒最简单的喝法——唇对唇


    从而无法结束。曲调要找自己

    全部的流向,风垂在柳丝上

    牵曳得音符长长短短,除了不可能的

    全部可能。那就请暖风的切线微分你下颚

    这条柔和的弦? 物理教授把号嘴从

    唇边移开,意识到木管有比诗人

    还致密的海量肺叶。吹吧


    日本乐人双腿分立,面向的

    一定是海,咸得有鱼,响得

    湿透了女人的帆,虽然

    河水的授权最终依旧无法

    抵达。十月里嘴唇棉茸茸的

    想法也会在终极的热念之后

    尖锐地发声,之前的晚饭

    脏筷子、鸡翅抑或鸡肋、床单揉着

    反复的水印。你看,睡去的海鸥


    已经在月光下把船挤得与

    大洋一样宽阔,而你只想

    床,想风吹在风上,扶摇直上

    摇到梦醒。我们不是说好了

    反复炮击,连续作战。海峡两畔

    亲爱的离异,四十年,生与死

    残酷吗?无止的军号靠风吹响——

    向前向前向前。前面石油


    前面十月。收拾肺叶或鳃片:

    湖已清澈无鱼。降E降B

    大调小调亦无鱼。唇对唇,红色蓝色

    大号小号,瓶嘴都带病毒那种

    特选级、优选级、陈年酿制

    调子或者号子,因为

    睡觉是自己的事

    吃饭不是,一辈子更不是


    而喝葡萄酒恰恰好

    只要两个。


    你心里的歌过季了


    决心之后

    革命继续落下地平线,没有边儿

    一张照片也没有。许多树黄昏时分

    模糊摇摆,曲线晃动

    许多人由此被拖进

    学习班,或鼓励

    旅行世界。心累了,脚累了

    快掉了,快到了

    那个大字舞蹈

    肯定还在街上反复彩排

    却听不见地球和太阳竞走的

    劳作号子。要不让颜色飞回

    空空的靶心吧,由你选择

    红的,蓝的,绿的?

    这么说来

    灵魂和希望所需

    甚少。这里我们能够挽救的

    唯有这杯水,还有水面

    永不下沉的桃木。避邪。


    决心之后把枪还给老张

    的媳妇。白水茫茫,煮海的时候

    宜于唱新歌。烈火熊熊,你

    扇着扇着,挥霍生命,脸

    不小心也落进海里,哭着嚷着

    要媳妇。多好的媳妇也都

    累翻了——

    三十年背上一打婴儿,像忍冬藤

    入夜后扭曲着不出声地盛开。敌人的敌人

    都出生了,我们还在同一个梦想

    里面沉睡,等待天使

    或者龙女把我们拉入

    一个由死神注册的学习小组。


    决心无论自尽,还是意外还是

    疾病还是战争,虽然没有寿终

    却在不知情时芳馨如忍冬藤上

    金花和银花

    端正地并排躺好

    在你黑白色素描里复生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