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王竣:幻想者
    王竣:幻想者
    • 作者:王竣 更新时间:2022-09-01 02:01:25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6279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爱幻想的人,幻想能让人脑海里产生诸多问号与感叹号,幻想能带给幻想者思想上与情感上的满足,幻想也是人类长河里轻盈滋生的水流,水流流淌四溢,潺潺源长。

    柴康是个爱幻想的大男孩,他幻想了很多事也实现了很多事,他幻想与众不同,别出心裁,周围的人都称他是个另类幻想者。

    柴康这个幻想者从小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他的另类幻想跟他的出身家境有一些关系。柴康1岁的时候爸爸便抛下他和妈妈,和几个混穷的哥们到南方淘金了~~~妈妈卜玉芳独自带着儿子生活,为了养活儿子并供儿子上学,她一天要干两份活,生活的艰苦让她变得苍老了很多,不管有多苦多难,她都是咬紧牙关坚持下去。

    每次卜玉芳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家,这都给儿子柴康幼小的心灵上络印上一个符号!

    柴康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他从来不跟妈妈要钱买玩具,玩具——儿童时期的奢侈品。其他的小伙伴都有玩具汽车,玩具飞机,柴康却没有,他只能看着别人玩。有的时候小伙伴们把玩坏的玩具就随手扔掉了,柴康看见了便把破损的玩具捡起来带回家,他把破损的汽车和飞机重新组装好,还可以像新玩具一样玩得很开心,他幻想着长大了以后能制造出很多的真汽车真飞机。

    柴康在幻想期盼中长大了。在他上大一的时候,他的生活凸现了一个大的改变——

    妈妈卜玉芳身体越来越瘦弱了,有时胸部隐隐作痛,她怕花钱,不想去医院检查。她想省钱供儿子上大学,就临时到药店买了一些止痛片,可是她身体内在的病菌是止痛片不能治疗好得,她被病痛折磨得面黄肌瘦,不久便病倒了。

    儿子柴康闻迅后,即刻从省城学校赶回家。回到家,柴康看见病榻上的妈妈,他禁不住跪倒在妈妈的病榻前放声大哭!柴康要背起妈妈去医院,卜玉芳却怕花钱执拗不去。

    柴康跪着肯求妈妈说:“妈妈,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唯一的亲人,你的生命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宁可不上大学,也得给你治病。”

    想给妈妈治病得需要钱呀,柴康想到了亲戚邻居们去借,借钱借了一大圈,还好钱是借着了,但借来的钱不多只够临时用的。不容迟疑,柴康从邻居家借来一辆三轮车,他带着妈妈去了县医院。

    医院检查结果:卜玉芳患了乳腺癌。医生说卜玉芳患的是乳腺癌晚期,必须手术切除乳房肿瘤,生命特征才会延长。

    柴康听到这个结果后,犹如雷声霹雳,他一个人呆立在走郎口,陷入了沉重的悲痛之中。柴康想只要能救活妈妈,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都要去争取!他把身上剩余的钱交到医院作押金,为妈妈办理了入院手续,然后再想办法去凑钱。

    柴康回到了学校,他把妈妈不幸患上癌症的事告诉了校领导,他恳求母校能帮助他,校领导经过核实情况,多方研究,决定动员全校师生为柴康的妈妈捐献爱心善款。柴康向每一位捐献爱心善款的师生们弯腰鞠躬~~柴康收到了爱心善款,妈妈的生命有了希望。

    卜玉芳用儿子母校捐献的善款做了手术,手术后,她又开始了化疗,化疗使她的头发脱落了很多,她的脸色比术前明润多了。

    卜玉芳看着陪伴在身边的儿子问:“康儿,哪里来得那么多的钱为我治病?”

    “都是好心人捐得!妈妈,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你看有那么多好心人在帮助咱们,咱们的生活充满了希望!”柴康在鼓励妈妈战胜病魔。

    柴康想:如果这个时候爸爸能出现多好啊!他幻想着爸爸能出现?

    这天,外面下了一层秋霜,柴康正给妈妈喂水.——这时,病房里来了俩个人,他们是来看望卜玉芳的,其中一个柴康认识是舅舅卜玉柱;另一个他不认识。柴康回避了一下,提着个暖壶去灌水了

    只见那个人瘦瘦得个子,显得很苍老,他快步走到卜玉芳的病床前双膝跪下,像个罪人,不停的忏悔:“玉芳,对不起,对不起~~~”

    卜玉芳被抓的手颤抖着,她一眼便认出了他,生气的责问:“柴利民,你、你怎么、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些年不见人,我以为你死了呢?”

    “我是死过好几次,但都是死里逃生,也许是你们娘俩在等着我,老天爷又叫我活了下来!”

    “柴利民,你知道吗?我现在患了癌症,时间不多了,没想到在我生命的最后,咱们却又团圆了?”

    “玉芳,是我对不起你和儿子,为了这个家,以后我愿意给你们做牛做马。”

    “嗯、我能原凉你,可是康儿能原凉你吗?”

    不一会儿,柴康提着个暖壶回到了病房,他小心地把暖壶放到窗台上。

    柴利民急切走近柴康,一下子抱住了儿子,痛苦流涕得叫着:“儿子,儿子,我是爸爸!我是爸爸!”

    “ 爸爸?”柴康顿时愣住了,这个突入其来的怀抱让他应接不暇,但他并没有拒绝这个怀抱。爸爸的出现没有令柴康大喜大悲,因为妈妈他才幻想着爸爸,果然,他把爸爸从一个遥远的地方幻想回来了。妈妈有了爸爸的照顾,他放心多了,他告诉妈妈他要回学校。

    柴康回到学校后,他选择了退学,他对老师说他不能再继续上大学了,他要走上社会去挣钱养家。

    老师语一边叹息一边语重话长地对他说:“柴康,你上大一就表现出了超众的幻想才能,以后走上社会,多思考多梦想,好让梦想插上哲学的翅膀去飞翔,相信未来你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梦想家!思想家!”

    柴康离开学校之际,他最想见到一个名叫王佳的女孩,他和王佳就读一个中文系,俩人同是系里的尖子生,他很爱恋这个女生,他现在想向她表达那份爱。他约见了王佳,在校园里的一角见了面。

    柴康向王佳表达了他爱恋的诚意,他还是有些紧张,他说:“王佳,我、我要离开大学了。我离开时想见的就是你,我、我一直深深地爱恋着你——我喜欢你——我想追求你!”

    “柴康,你会爱恋着我?你想追求我?幻想者,你幻想得不错啊!我问你,在这个世界上我想要的东西你能给我吗?不能吧?我读完了大学,马上出国留学,你呢?我看你就死了你那颗心吧!”王佳蔑视的眼神和讽刺的口气拒绝了柴康

    王佳甩头走了,不远处,有个高个子男生正等着她。

    柴康望着王佳离去的背影,他幻想的视线模糊了~~他没有想到王佳是个如此‘现代派’的产物!

    柴康失恋了,但他没的因这次失恋一蹶不振,而是从新面对自己,面对生活,他应聘了几家公司,其中有一家运输公司聘用了他,临时当搬运工,这个刚从校园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下子尝试那么重的体力劳动显然吃不消,但他咬紧牙关要慢慢适应,他要挣钱给妈妈治病,一想到妈妈,他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柴康工作之余,他总会到图书馆借回来一些哲学书籍阅读,再为自己幻想的大脑充电。眼睛和身体都累了,他就在集体宿舍里睡上一大觉,睡梦中,他梦想着与女明星在一起亲吻。醒来后,他觉得腿裆里粘粘糊糊得,原来他在睡梦中遗精了。这不是他第一次遗精,他的的初次遗精是上中学时候,那时早恋过同班的一个女生 女生名叫许丽,许丽是班里的卫生委员,他经常帮助班里同是卫生委员的柴康,在柴康的心里许丽是个好女孩。

    他多次在梦中梦见她,还梦想着与她亲吻、触摸~~他梦想着,在幻想中不知觉得遗精了。

    星期五,是运输公司发工资的时间,大家都排队领工资,柴康发现发工资的那个会计很像许丽?许丽正低头点数着钱——

    柴康试着问了一下:“是许丽吗?”

    许丽抬起眼眉,仔细看了一下对方,先是一愣,忽然间想了起来:“你、你是老同学——柴康,你怎么也来我们运输公司了?”

    “这、这个说来话长啊——”柴康回头看了一下,后面还有几个排队的正等着,他急忙说:“等你下了班,我来找你。”

    “好吧,等我下了班,你再来找我;给你,这个月的工资,拿好了。”许丽把一叠钱从小窗口递给了柴康。

    柴康拿到了工资心里乐滋滋得,这是他第一次通过劳动换来的钱,他有了钱首先想到了妈妈,他给妈妈汇了过去。

    卜玉芳在医院化疗了一个星期后,在丈夫的陪伴下回到了老家,老家里房子还是二十年前盖得红砖瓦房;二十年后,周围邻居都盖起了二层小搂,柴康家房子在村里已经落后了。

    柴康等到了许丽下班的时间,他去了会计室找她,俩人见了面喜出望外,长谈了过去一些单纯幼稚的事,又谈了怎么来运输公司邂逅相遇的——

    许丽的舅舅是运输车队得大队长,在舅舅得帮助下,许丽一家都迁到了省城,许丽在省城上了会计专业,毕业后来到了运输公司当了一名会计师。

    柴康和许丽同在一个运输公司上班,又是老同学的关系,自然在一起得时间就多了,在生活上许丽很照顾柴康,给他洗衣服、买好吃的。过往初恋时彼此的好感铺垫了现在的恋爱,俩人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

    许丽霸占了柴康的怀抱,说:“柴康,你是我的了,不允许你再幻想别的女孩子了。”

    “遵命!我现在只梦想你,以后也只梦想你,我从头至尾都属于你!”

    “柴康,在我的影响下,你越来越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了。不像早恋时的丑小鸭那样笨拙了。”

    “我由丑小鸭变成了小天鹅,是你的爱把我化妆得如此美。”

    柴康把许丽搂到怀里,亲吻个不停~~一阵激情过后,柴康冷静下来问;“亲爱的丽,我们的事,你父母同意了吗?我可是没有房子、车子、票子的三无人员,我很光棍啊!”

    “我很喜欢你这个光棍,你没有房子,我有啊!前几天,我向爸爸妈妈说起了你,说起了你的家庭情况。我爸说:‘女孩子家能找到一个好男孩比找到房子、车子更重要!”

    “好!说得好!你爸爸是个有远见的长者,未来,我能有这么好的一位岳父,我得好好得孝顺他老人家。提起来孝顺,我就想起了我苦命的妈妈,我妈妈患了癌症,也许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不多了;这个冬天,天太冷,我怕她身体受不了,我想把她接到省城来,来了住在哪儿呢?我想过了,你那个房子——我们的那个婚房,先让我妈妈住进去。亲爱的丽,行不行?”

    “行行行!有什么不行得?我知道你是个大孝子。”

    “孝顺父母是做儿女应尽的义务,也是弘扬社会美德。如果我连最基本的美德都丧失了,你还肯嫁给我吗?”

    柴康通过这个事,他考验到了许丽的人品。他想:妈妈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一定会满意。

    一入冬,柴康便把父母接进了省城,让妈妈住进了有暖气的房子里。卜玉芳住进了这么暖和宽敞的好房子里,开始她以为房子是租来得,后来儿子才告诉她这是他和许丽的婚房。卜玉芳一听这房子是儿子的婚房,她却不想住了,她在想:

    这是儿子结婚时用的房子,自己怎么能提前先住进来呢?

    柴康看懂了妈妈的心思,他说:“妈妈,你别顾虑那么多,就在这里安安稳稳地住下吧。”

    卜玉芳在儿子的劝说下住下了。卜玉芳见到了这个还没过门的好儿媳;好儿媳许丽把这个婆婆当作了自己的亲妈,她给婆婆洗衣、做饭,把婆婆的生活料理得井井有条。

    卜玉芳看着面前的这个好儿媳,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她夸奖儿子有福气,找了个这么贤淑的好媳妇。儿子儿媳看着妈妈这么高兴,他们感到很心慰。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幻想者柴康的梦境里也很美。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