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百家争鸣 >> 郭翰:诗歌中探寻时光深度
    郭翰:诗歌中探寻时光深度
    • 作者:郭翰 更新时间:2022-08-30 09:38:3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3105


    诗歌灵感来了,不能放走,就像时光。

    编织一朵诗意的生活,有难度,得认真感受。也如同地域,真正蕴含诗人的土地,同样需要文化高度。

    初识王兴伟的诗歌,还得感谢贵州诗人协会秘书长郭思思。夜深了,偶感秋意渐浓,准备整衣就寝,突然弹出思哥的影子,故而打开赏析。于是,便是一组王兴伟的《时光深处的暗影》跃然纸上。

    说实话,已经很久没有深读诗歌了,陌生的意境,突然把我拉入了熟悉的感受中。于是,坚守诗歌真诚的本色,再一次突破固守的灵动,以此作为标题,还真想唠上一些关于诗歌的话题。或许略显粗糙,但细细梳理,也算是时光中的一种守望。

    星空浩淼

    一切无法想象的美都在缓缓拉开

    天外,有另一个精彩的世界——《时光深处的暗影》

    想着贵州诗人,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个内陆之地,竟然有无数爱诗的群体。这是文学的乡土,也是初心保存完好的地方。

    连同纯洁的诗歌,让贵州这片土地,充满着爱和美的融合。如果偏偏要加上一句文化的强力,那就是爱着诗歌的这群人,绝对占着更多的时代美好。

    因为大家可以不顾一切的作诗,也不顾一切的感受诗歌的浩淼,这就是贵州魅力不减,灵动递增的一种坚守表达。

    我想保持葵花的笑脸,小草的眼神

    保持葬礼上,轻松的言辞

    我对缓慢爬行的蚂蚁说

    我愿意,将死后的尸体

    送给你们当粮食 ——《落花殇》 王兴伟

    贵州诗人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不放弃。面对诗歌,也是一样,这是人一生难得的品质,如果放在一个群体里,那就是一种永恒的力量。

    初看王兴伟的诗歌,就像扒在乡土上欣赏月亮,略感一些淡淡的乡愁,也像走入田间小道,花香的味道,一丝丝沁入心底。

    一般好诗歌都不会有伟大的表达,更不会有断崖式的呼喊,沿着那条清清的情感小溪,你总会找到一些属于诗人的情感世界。

    白云走了,大雁飞了

    辽阔像一面落满尘灰的镜子

    蚂蚱悄悄地去了河边

    树荫深处,一枚叶子在反复打捞

    太阳留下的影子——《落花殇》 王兴伟

    诗歌的路,就是诗人的路,在这条路上,我们会看到很多诗人的人生影子,特别是那种细腻情感的背面,常常蕴含着很多微妙的深度。它像岁月一样,像时光一样的有着无数壮美和孤独。如果你不去慢慢找寻,不去认真感受,绝对就会错过很多比生活还美的细节暗示。

    王兴伟只顾写诗,很少看到在贵州诗人的圈子里游逛。或许就是深爱诗歌艺术,因此忘记了嬉笑怒骂,更忘记了诗歌本身的交流,还是需要更多的欣赏与远方。

    作为诗歌本身来说,笔者一般不会过多评论,因为诗人本身的出发点,再厉害的诗评人,也无法看透诗人内心,即使去推测,即使去交流,同样得不到最原始的诗歌坐标点。

    于是乎,只能从诗人生活来说,或者说从诗人的生活去展开想象。假如一个诗人随便都会被看穿,那么诗歌的意义,也就不会如此厚重。

    王兴伟也是一样,在贵州遵义,要数诗歌人的身影,恐怕谁也做不到,因为这里就是一个盛产诗歌的地方。历史文化,地域基础,诗歌符号,每个朝代,同样有那么一群活跃的诗人。

    但仅从本篇文章来说,也只是略知一二,或者说,也只是为贵州诗歌出一点素描,点击一些精美,然后我们可以去认真分析,同样也是为诗歌做了那么一点点贡献。

    风来得恰好,雨打颤了一些花枝

    我们继续走着,我说前面的花好

    晚上,还能看见满月——《繁花赋》王兴伟

    是的,文学语言的魅力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还有诗歌,诗歌之所以美好,那就是因为还有诗人。

    生活可以没有诗人,可生活绝对不能没有诗歌。如果两者非得缺一不可,那就是两者都必须齐备。也就是说,诗歌是一种美的艺术,诗人就是产生艺术的土壤。

    在岁月里,我们每天都平平淡淡的过,谁也不知道明天的故事,会是怎样的一种方式出现,所以诗歌来了,诗歌可以把我们的时光填满,然后让我们不断的在生活中感受欢乐与孤独、感受幸福与痛苦。

    于是,一个美好的艺术形式,就这样被一群人追逐着,这群人可以没有午餐,也可以没有繁华的掌声,但不可能没有诗歌,这就是诗人的本真,也是诗人内心的大自然。如果不信,可以把最优秀的诗人,还有优秀的诗歌,都找出来对比。

    说这些,无非就是对诗歌的尊敬,更是对诗歌的敬畏,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爱诗之人,更是一个对诗歌怀有敬仰的份子。

    他家门前的槐树,与一年前,并没多少变化

    每种生物,都有固定的周期

    我想说,今日之后,大富大贵

    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定律》王兴伟

    诗人没有虚化,诗人也没有超越。在他们的生活中,有一股真诚而纯洁的心灵空间,随着这种深爱的表达,他们可以把时光剖析得很有深度,或者说,一般人无法找到这种缺口,但诗人能够找到。

    因为在王兴伟的这组诗歌中,笔者看到一个诗人的人生线条,那就是每天去思索着一个意境,那就是厚度的时光。

    应该说,每个人都会有,但在我们内心里,真正读懂的人,或者说很多诗人,都没有认真去思索这个主题,唯有从内心发出的那种声音,也才能原始的找到一些集合点。但王兴伟有这个思路,并且按着这个“诗路”,真实的表达了属于内心的那份冷静和热情。

    原来,这世上,有一种父爱

    想说,却一辈子,也说不出——《一辈子也说不出》王兴伟

    但是,作为诗人,应该很多时候都需要突破自己,就像大海平面升起的阳光,再多的波澜,依然阻挡不了射向前方的力度。这也是一个铮铮铁骨诗人,敢于直面人生的一种锐利,同时也是一种柔情之外,放射出来的刚强。

    在时光的尺度上,我们可以去慢慢丈量长短,可在思想的内心中,一定要得寸进尺,尽然的随意挥洒。

    就算一只狼在一只羊眼里

    也是一束嫩嫩的青草

    就算兔子遇见虎

    也会把它看成青青麦苗

    我们对一滴露珠,一片叶子

    一小撮土,都赋予了灿烂的阳光 ——《宽容》王兴伟

    多么轻柔的内心,多么宽厚的“疼痛”。爱诗歌,首先就要成为一个爱诗人的角色。很多人假意诗歌的单薄,必然也就忽略诗人的厚重。于是,与诗擦肩,与爱分手。

    夜已深了,读完了王兴伟组诗,也就美美的感受了一回时光的跨度。同时也感受了王兴伟的一些内心壮阔,就像他的诗歌一样,或许不全面,也带给了我们美好的享受。

    不管这些文字会不会被他本人看见,希望不要走入心里,也是我作为一个爱着诗歌,爱着诗歌人群的一点点贡献。或许说得不对,可就是喜欢说,既然说了,也希望能对贵州诗歌带来一些恒久力量。

    贵州是一个大美的地方,有很多壮阔的山河,这些山美、水美,就是诗人的参照。因为有了这些,诗人就可以依靠在某个角落,如我一样,悄悄喊上几句,哪怕是不在入流,也可以美美的粘合一回诗歌,相互依靠,然后不断向前。在时光的一路上,每个人都看着彼此的内心,不断作诗,如王兴伟,不断探寻时光的深度,然后安静享受生活。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