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乡村最后一位裁缝
    乡村最后一位裁缝
    • 作者:一名 更新时间:2022-08-15 11:23:5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3595

     

          “我要回家。做个有用的人。”母亲弥留之际在重症室絮絮叨叨对女儿梦婷讲,她平时可是话懒得说一句的,在人生最后三天反复叮嘱这两句话实属罕见。这不由得引起梦婷的重视,她是个孝顺女儿,有足够的能力实现母亲任何愿望。


          梦婷一个电话,省城最好医院的院长派医术高超的内科主任亲自押车,把老太太由千里之外的乡村接到院里最优良的ICU室。如今,母亲要回家,民政局派一位常务副局长带队,用灵车把老太太送回乡村,风风光光下葬,了却了母亲的第一个愿望。


          母亲的一生现在可以盖棺定论了,她不过是一位整日忙碌又话少的乡村裁缝。随着服装工厂雨后春笋般的开建,花样翻新的成衣铺天盖地涌向城市乡村,裁缝们被风卷残云般地刮得销声匿迹了,但母亲却坚守岗位到病倒前一天。


          梦婷是独生女儿。在当时,这位乡村裁缝完全可以生育十个八个,村里哪个妇道人家不是为丈夫生得床上睡不下,饭碗不够用。而她就生一个,再也懒得生,也不怕绝了香火。


          梦婷三岁,母亲就懒得打理她的衣食住行,只拿眼睛盯着女儿。衣服有没有洗得干干净净,穿得周周正正,母亲那双严厉的眼睛让梦婷不得不打扮得像一个裁缝的女儿。


          三岁那年春节刚过,母亲说要给她做一套花衣裳。说的时候,母亲正在为前院敏敏的新花衣缀最后一颗扣子,敏敏要到城里上班。


          “妈,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花衣裳?”小梦婷的心事竟被母亲猜中。


          “前院敏敏的这件新花衣,你看了几次了?过年时,你小表姐的新裤子,你要拿几条裤子去换呢?” 母亲的眼没离开手中的针线活,她又要给老椿大伯缝制一个大烟袋。大伯烟瘾大,抽旱烟,没有烟袋不行。大伯来拿烟袋,擓了一篮萝卜,拎了一捆葱,算是面料和工钱。


          “妈,我的新衣裳做好了吗?” 清明没到,梦婷问母亲。


          “我们家婷儿还没有想好要什么面料做衣裳,我用什么做?”母亲手中那把锃亮的剪刀,正欢快地在一块碎花洋布上飞奔。这已是第八套了,母亲为木匠二爷家的小花姑姑赶制了春夏四套、秋冬四套新嫁衣。木匠二爷前段时间,自带木料、工具,为梦婷家打了一套家具:一张大方桌,两把大圈椅;一张小方桌,四把小靠背椅。


          “妈,后院二婶去赶庙会,你有没有让她捎买面料?”刚过了端午,梦婷又催母亲。


          “我说了。”母亲一边应着,一边随手剪下连衣裙上的一条线头。这时,何掌鞭的媳妇领着双胞胎女儿莺莺、燕燕来拿裙子。


          “过来,穿上你大婶做的裙子试试,”何掌鞭的媳妇随手把裙子递过去,“哎呀,太漂亮了,看你大婶的手艺!”


          “莺莺,燕燕,你俩的裙子穿错了,换过来。”母亲只瞧了一眼,就发现错了。


          两姐妹换过来穿,长短、肥瘦、宽紧刚好。


          “她大婶,俩闺女长这么大,有时我自己都分不清,你咋看出哩?”何掌鞭的媳妇很疑惑。


          “莺莺肩和臀都比燕燕多半指。”母亲走过去用手指量给她们看,确实如此。母亲从来不用尺子量身,而用手指;母亲从来不用画粉画线,也用手指。


          何掌鞭的媳妇和双胞胎闺女笑盈盈地走了,临走告诉母亲,前几天,何掌鞭顺便把梦婷家的六亩地给犁了、耙了。


          夏至刚过,梦婷又催母亲做衣裳。母亲说等婷儿想好了什么款式,新衣裳就做好了。这时,村南头老把式的媳妇带着几个女人来拿寿衣。刚打春,老把式的父亲就病入膏肓,他媳妇拿来面料让梦婷母亲做寿衣。母亲去他家看了几眼他父亲,就开始动手里几件外几件忙活了。


          “还有一件前片我再改一改吧。”母亲说着就动手改。


          “他大嫂,算了吧,一个死人穿大一点小一点有啥讲究!”老把式的媳妇急着要拿。


          “那哪行,死人穿的是最后一套衣,要讲究。”母亲飞快地踩着踏板,缝纫机在面料上忙碌地耕耘着,她特意把前片往里收紧两指。老人几个月米面难进,足足瘦了一圈,得让他穿合身,才能一路走好。


          几个妇女抱着寿衣满意地走了。梦婷家的小麦从收割、脱粒到入仓都由老把式包办了,连秋庄稼也一块播好了。


          “妈,我的新衣裳呢?”中秋没过去几天,梦婷又想起来问母亲。


          “婷儿,你说说,你的新衣裳要几个衣兜?要啥样式的衣兜呢?”母亲没有停下为村东头李会计的儿子赶制婚服的手脚。李会计全家齐上阵,把梦婷家的苞米收了,又种上了小麦。


          腊月二十八,磨豆腐的王老栓搬来了一整板豆腐,拿走了他过年的新衣服,这是母亲今年做的最后一件了。小梦婷好像已经把做新衣裳这事给忘记了。


          三十晚上,一家人吃年夜饭,长年在县城饭店做厨师的父亲做了一餐丰盛的饭菜,摆在新做的大方桌上。爷爷奶奶坐上座,父母陪着,梦婷坐在母亲身边,准备开宴。母亲说等等,她站起来,走进工作间,拿出一个大包袱,打开来。哇,五套新衣服,全家每人一套,各自穿在身上,喜气洋洋。梦婷的最合身,特别是上衣的两个口袋,正是她想了好长时间想要的,母亲又猜中了她的心思。

       

          一家人忙忙碌碌、和和美美一年又一年。


          梦婷读初中小学,成绩优秀;读大学、高中,名列前茅;硕博连读,出国留学。她学的是服装设计,先当时装模特成腕,后做设计大师成名。京城、上海、香港国际时装周,巴黎、米兰、伦敦国际时尚发布会,她先是在T台上裙裾飘飘,流光溢彩;后来,她设计了色彩缤纷的春装,轻盈剔透的夏装,高贵典雅的晚礼服,成为国际时装周上中国元素的代表。据说,时尚圈里的巨星名媛以和她相识而自豪,她还是国家领导人着装礼服的总顾问。


          当母亲的灵车开进村子,全村男女老少都出动了,夹道肃立,迎接为他们婚丧嫁娶做新衣的裁缝回家,她是乡村的御用裁缝。梦婷既感动又感慨。


          送走了帮忙的亲戚村人,梦婷有些累了,刚想转身回老屋休息,有人叫她。


          “梦婷妹妹,你看我俩的衣服穿得合身吗?”她回过头,是莺莺燕燕两姐妹,四十好几了,为参加葬礼特意从外地赶回村。她细看了一眼。


          “你俩的衣服又穿错了,这一回是燕燕肩和臀都比莺莺多半指。”两姐妹不好意思地到里屋换衣裙,出来时,两双眼睛都露出赞叹的眼神。


          梦婷心里有些小得意,我比母亲更厉害吧!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