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辛树江:扫街的女人(外三章)
    辛树江:扫街的女人(外三章)
    • 作者:辛树江 更新时间:2022-08-22 03:30:44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4170



    扫帚,铁锹,手推车,口罩遮住半张脸。
    她那并不秀气的双眼,透露几许真诚,几许善良,也有几许无奈。
    雪花对于她来说也许没有什么诗意感觉,她在意的是脚下街路的那份洁净,在乎那份虽然扔到地上立不起来但还是特别重要的养家活口的薪水。





    雪中养路工



    还是那台破旧摩托车,还是那段熟得不能再熟的一段山路,他每天都是这样周而复始地来回跑着。
    他那身桔红色衣衫点燃了冬日激情,朝阳把他映衬得更加鲜艳夺目,像一杆迎风飘扬的旗帜。
    几台大型除雪车辆头尾相接从他身边高调驶过,积雪飞扬被无情地抛向路边,暗藏在公路的交通风险倾刻间降到很低很低位置。
    他是公路上那个最后打扫战场的其中一员。



    电梯女工



    她的工作空间不足二平方,需要三小时站立,反复点动电梯内按纽,如水银柱或升或降。
    她或微笑,或沉默,或提示,或无奈。空气质量无法保证。
    电梯超重红灯亮起时,她必须请出一人,好言相劝未必人人都听。有时要在那里僵持很久才能把门关上,有时必须接受一些难听剌耳的话,甚至诅咒。


    揽  客



    火车站,汽车站门口,车来人往,喇叭声声,熙熙嚷嚷。
    他是中年人。练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本事,一边扯着脖子喊:帽山,帽山,走了,走了。一边迅速判断出你是否是他要拉的客人。
    客人终于被他凑足了数,车子在犹豫中驶出站台,他看到没有交通警察,没有监控录像后,车在路上开始飞速狂奔。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